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因为鲁奖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24日

因为鲁奖,誉也满身,谤也满身。川大教授周啸天,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怕是对此深有感触。其诗集《将进茶》斩获鲁奖诗歌奖,网友反弹剧烈,将他的古体诗指摘为打油诗、新闻诗,但在文坛,却有不少人力挺,其中包括著名作家、年届八旬的王蒙。他赞周诗“古色古香、新奇时尚”,更把《将进茶》誉为“绝唱”。就在周啸天与柳忠秧成都诗会之际,王蒙又撰文《读周啸天 邓稼先歌 随记》,并投寄《文汇报》,于8月26日刊发,由此再度引燃有关周诗的评议。   赞!诗胆包天   “从前四句的不以为意,一下子跳到这样的悲壮中来,多大的气魄与笔力!”   王蒙泪诵《邓稼先歌》先“吓我一跳”后“读之垂泪”   王蒙所解析的周诗,正是最受网友争议的《邓稼先歌》。是篇名为《读周啸天 邓稼先歌 随记》的文章,刊于26日《文汇报》的“笔会”版,编按透露,该文章是王蒙主动投稿。“近日,获得本届“鲁迅文学奖”的诗人周啸天,遭到了几乎一边倒的批评与嘲讽。恰在此时,王蒙先生给我们寄来这篇文章,毫不避讳地谈了他对诗人的欣赏。”而王蒙更是称自己读此诗时几度落泪 力挺周啸天的立场坚定。   王蒙首先表明,自己是认真阅读了《邓稼先歌》,“二零零五年,我与周啸天先生在成都见面,并写了一篇文章,除赞扬欣赏外,我也写了 能不能再往深邃里走,此乃后话 ,作为文章的结语与对他的期待。时过八年多,他的旧作《邓稼先歌》倒是最近才从郁葱先生的博客上认真读了一遍的。”   “炎黄子孙奔八亿,不蒸馒头争口气。罗布泊中放炮仗,要陪美苏玩博戏。”这四句是在网上传播率最高,也最为网友诟病。王蒙评论道,“读此四句吓了一跳,莫非周老师油腔滑调起来?”但是随后,“不赋新婚无家别,夫执高节妻何谓!”这两句就让王蒙心情一震,“何等悲壮!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顾不上为新婚做赋、还没有营建出一个小家来,就上了大西北国防科研前线了。从前四句的不以为意,一下子跳到这样的悲壮中来,多大的气魄与笔力!”接下来的诗句,则让王蒙落泪,“ 不羡同门振六翮,甘向人前埋名字。 同窗学友,展翅高飞,誉满全球,邓稼先则甘愿隐姓埋名,为国奉献。老王我读之垂泪,并坦承自己委实做不到。”   在逐字逐句的评析中,王蒙多表示对该诗的激赏,“老王顿足拍案,击节赞叹。话说得如此准确生动新鲜朴实。一代人的奉献精神,全付其中,用字俗而又俗,反成绝唱。”“诗中有血,句中有泪!让我们缓缓脱下帽子,重复这两句激越绝伦的诗句,向邓稼先致敬!”“诗人歌颂了记载了做成一件大事的邓稼先,也写就了一首大诗,差可无恨。诗而古体,或可有更多的古色古香与更好的炼字炼意,但更感人的是它的精气神!”   26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上王蒙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表示,自己也是刚刚读到文汇报上的王蒙先生的这篇新文,“文章就诗论诗,观点与王蒙先生2006年5月12日发表在文汇报上评析周啸天诗歌的文章,态度和看法都是连贯的,一致的。”   幸!知音难得   “一个写诗的人,能遇到这么一个重量级的读者,也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周啸天回应激赏:没有“以文会友”之外的内容   对于王蒙的激赏,周啸天26日下午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看了以后,我就发了短信给他秘书,向王蒙先生表示感谢和问候。”周啸天认为,王蒙对他这首诗的点评,“很到位,有一种深刻的知音之感。一个写诗的人,创作生涯中,能遇到这么一个重量级的读者,也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周啸天初识王蒙,于2002年6月安徽师大李商隐研究年会上。听到王蒙为师大学生作的一个题为《论无端》学术报告后,感其演讲妙趣横生,益人心智,令他浮想联翩,随后就作了一首题为《听王蒙讲座感赋》。周啸天将这首诗连同别的几首歌诗,一并寄给了王蒙。后者回复道,“读了您的诗、书法,非常佩服。”   2005年,王蒙到成都公干,工作之余,两人相叙于王蒙下榻的宾馆。周啸天也将两人聊天的细节,撰文《成都幸会王蒙记略》记录了下来。王蒙对周啸天说,“看了你的诗我真的很高兴,现在好多的人写旧体诗,就完全没有那个诗味儿。”两人除了谈论诗歌创作,甚至还谈到了当年很红火的超级女声选秀,很是投缘。   提到与王蒙的十多年的交往,周啸天坦言,“君子之交淡如水” “王先生在文坛的地位不用我多说,而且他还曾经官至文化部部长,我只是一个纯粹的大学教授。我们的交往没有 以文会友 之外的内容。至于有些人私下猜度,我是不是从这种交往中得到一些好处,我可以直接说,这都是没有的。”   获奖以后,周啸天饱受争议,甚至一些网友还连带将矛头对准了王蒙。周啸天为此直言:“王先生肯定能明白,这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他肯定不会怪罪我。”周啸天还坦承,“其实我获鲁奖的消息传来以后,我都没有给他说。我真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应该奔走相告的事情。其实我也注意到,在王先生最新发在《文汇报》上文章中,完全没有提鲁奖的事情。在我看来,他从来都没有认为,获得文学奖是对一个诗人的终结判断。他评价是因为他喜欢。这首《邓稼先歌》,我并没有主动送给他看。这是我比较新的一首诗,收在《将进茶》中,出版时间比较晚,我都还没来得及送给王先生。我准备等出版社加印后,再送给他。”   周啸天介绍,《将进茶》的首印量也不大,“只有一千多册。得奖以后,不断有人问出版社要书,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我手头也没有剩下的了。现在出版社正在加印。”成都诗会·论诗才   柳论周:诗不如词柳贬周:诗不如我   周啸天不怒不辩权当“有风吹过”   在25日与柳宗秧的见面交流中,柳忠秧与周啸天在彼此以礼相待的同时,也表现出诗家过人的自信。比如,柳宗秧便对周啸天半开玩笑地说道:“坦白说,周教授,咱们也不能光说对方的好话。我佩服你做研究做学问的水平,但我自认为自己的诗比您周教授的诗好一些。当然,周教授您也可以反过来这样说我,说您的诗比我的诗好。哈哈!”   记者注意到,听到此言的周啸天,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淡然一笑。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也向周啸天询问,他对柳宗秧此话的感受。周啸天说,“这没什么。他说这话,我不生气。而且他还说了,我可以直接反驳回去嘛,我也可以说他的诗没我的好。但是,我之所以没有去那样做,是因为我觉得,诗人之间的交流,不是争个一日之长。没必要马上就回应回去嘛,显得不礼貌。”周啸天进而解释,“我相信,柳诗人可能还没有完整看到我的诗歌作品。其实诗歌鉴赏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切让时间说话,有待时间检验。”   此外,柳忠秧还对周啸天提到,“您的理论研究水平要超过您的诗,旧体诗要超过近体诗,词要比诗好。”对此,周教授说,“传统诗词研究是我的正业,诗词写作是我的副业。我的创作以歌行为第一,词其次,近体诗又其次。熟读自知。”   (编辑:王谦)通心络胶囊组成及功效
金戈和希爱力有什么区别
长治治疗牛皮癣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