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北方的冬天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北方的冬天,寒冷而多风。
将近中午时分,围墙外郭师傅修理自行车的摊位旁,已经开始聚集了三三两两的人。
围墙内是一家工厂的厂房,高大的围墙把工厂严严实实地围住。
“前几天开发区的一个会计,半路遇到抢劫的坏人,抢她挂在车把上的包,她不给,结果被坏人捅了几刀,送到医院就没气儿了。”六十多岁的张奶奶,领着五岁的小孙女儿,神秘地眨着不大的眼睛,口中滔滔不绝,似乎她说的是“神州一号”。
“张奶奶,您这儿是听谁说的呀?”李嫂对这条新闻表示出高度的兴致,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连口水流出来都没有察觉。
“当然是真的,那会计跟我儿子在一个工厂,好可怜啊,四十多岁,前几年刚刚死了闺女儿。”刚刚走到摊位前的曹大爷只听到张奶奶后面的几句话,便马上加入了进来,唯恐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不无感慨地摇着头,头上绒线帽上的小绒球儿随着摇头的频率一晃一晃的。
“怎么好好的闺女儿死了呢?”这回轮到张奶奶发问了,她的小孙女儿在不远处玩得正欢。
曹大爷忽然有了备受重视的感觉,他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情给大家说清楚,他正在考虑着如何开口才能把这事儿说得更精彩,更能吸引人,他观察了一下旁边的人似乎都竖起了耳朵,眼神中都充满了好奇,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那会计的闺女儿,功课好得不得了,只是得了要命的病。”曹大爷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看别人迫切的心情才继续说“白血病,知道吗?才17岁呀?”曹大爷头上的小绒球儿又开始晃悠了起来。
“现在不是说可以换脊髓了吗?”一直没说话的郭师傅冷不丁地问了句,他手里一直在忙着修理一辆很破旧的自行车。
“谁说不是呢?可也该这闺女儿命该绝,听我儿子说,终于找到了,那叫什么?”曹大爷搔了搔头,一时想不起来脊髓这两个字了。
“脊髓。”郭师傅头也不抬的忙着手里的活儿。
“对,没错,就是脊髓,可做完了手术,听说身体不适应,叫什么来着,对,排斥。”也真亏了曹大爷这把年纪,为了记住这几个新鲜的词儿,费了好几个晚上的时间呢。
张奶奶听得一时忘记了在一边玩耍的小孙女,还是李嫂眼疾手快把快溜到公路边儿的孩子领了回来。
这时。
围墙内的厂房里,突然冒出了滚滚的浓烟,一阵紧似一阵,几个人停止了刚刚的话题,一齐往里面望去。
“是不是着火了呀?”李嫂反应快,第一个提出了疑问。
“谁知道呀?”几个人猜疑着,却没有什么行动,一边望着里面的浓烟,一边还在慢悠悠地谈论着。
只一会儿的功夫,浓烟已经遮住了上方的一大片天空。
王芳领着女儿经过这里,她也发现了里面滚滚的浓烟,她的第一个反应也是,该不会是着火了吧?可再仔细一看,不远处有一个人正在不紧不慢地擦着自己心爱的汽车;旁边另一个人脚下踩着一辆三轮车使劲地用两只手扒着围墙,大概是想看看里面发生的情形,一会儿,那人就从三轮车上下来了,骑着三轮慢悠悠地走开了;再看近处修车的摊位前几个人悠闲地聊着天;这时围墙里面的烟更浓了,也许不是着火吧?王芳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自己的判断又进行了一次肯定,女儿听母亲这样说,便说了句“妈妈,这么大的烟雾,太污染环境了!”是啊,如果不是发生意外,这样确实对环境污染得太严重了。
王芳领着女儿继续往前走,在途经工厂大门的时候她还特意地观察了一下,厂内除了浓烟滚滚超乎常规外,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她还隐约地看到厂内的员工在有条不紊地工作着,一切迹象表明,这绝不可能是着火了,而两旁做生意的人们似乎对这一切也并不关注,一切都在正常中进行着……
猛然。
警笛声响起。
两辆闪着红灯的消防车由远及近呼啸而过,一直开进了那个冒着浓烟的工厂大门,而周围的人们也似乎被警笛声惊醒,随着消防车朝浓烟处涌去。
原来是真的着火了!
也许在明天,在郭师傅的摊位前,又会出现一个新版本的“浓烟四起”的新闻了!

共 15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果然是以着火为主要叙述对象的,这场火着得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是作者用其来烘托人物的一个意外。倘若用着火来隐喻或者说明一个道理,也许小说的亮点就出来了。【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9-05-19 10:15:15 果然是以着火为主要叙述对象的,这场火着得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是作者用其来烘托人物的一个意外。倘若用着火来隐喻或者说明一个道理,也许小说的亮点就出来了。【编辑:柳絮如棉】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2 楼 文友: 2009-05-19 2 : 4:17 小说反映了人们对淡漠与木然。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
如何判断宝宝吸收不好
怎样防止老年痴呆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