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在回家的路上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23日

“在回家的路上”,初涉文题,我不由地切入一种温软轻快的阅读状态,却随着文字的深入,心境不得不一调再调,趋向冷峻,趋向肃穆。是的,面对生命、死亡这样的命题和考量,没有人能够“温软”,可以“轻快”。《在回家的路上》,作者把生死这样一个既不温软、也不轻快的内容冠以这样一个温软轻快的文题,仅是为了追求“冲突色彩”在文学作品中独特的艺术效应?显然,作者无心于文字技巧,而是着意于把自己对于生死的心理感受和认知,雕琢成固化的文字,以一种仪式的庄重,传达给我们。

以相约的一次旅行开篇,取道沙漠公路,穿行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去南疆,看沙漠、看胡杨、看香妃墓,看楼兰美女……很久没有旅行了,“久到忘了季节;久到没有了远行的欲望;久到每次远行总是禁不住地频频回首……”仅是说起“这次要走的路线,心早已飞在路上。”心仪的旅行,重又勾起作者对未知旅途的向往,尚未成行,心已上路。简单的“旅行情绪”后,接踵而来的,是作者“风一样掠过心间”的思想漫游。
大病后的父亲习惯靠卧在沙发上,以什么也不想、什么又在想的姿态,日渐衰落。为父亲的身体状况担忧,劝父亲“没事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太阳”。“我要再活十年”,父亲却固执地蹴在沙发上,为自己立下一份生命盟约,顾自沉浸于冷暖自知的幸福和安宁中。与父亲的静默不同,祖父是好动的,一直“动”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祖父“微醺着回到自己的住处,低头脱鞋时,一头栽倒在地,溘然而逝。”父亲、祖父,作者目睹了他们的生命状态,以血亲之真切触摸到这样一种脉象:“生命是一次单程的旅行;是一次独自体验的过程,一如死亡是一种自我承担。”
死亡是一种自我承担。对于死亡的“定义”,我已被民俗丧葬仪式先入为主地定格为烟火缭绕的某种道场——活着的人“道场”做得越热闹、越纷繁,死者才能在陌生的他界顺利地找到新家。每每望着冥纸飘忽摇曳的火舌,总有一种“不达意”的莫名的惆怅。也许是性格使然,我愿意我个人生与死的过程,是与亲人们在一起,生,以站立的姿态,回家,死,以长眠的姿态,回家。对“家”这个字,我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亲和,也希望自己对于生死的念想与家相关相联,但以前,这种念想只是模糊的意识,直到看到作者呈现的父亲以及祖父生与死的状态,才倏然明晰——其实,每一个人自出生,就已走向死亡,走在了回家的路上。生,要极尽自主,死,也无需惊恐。死亡,就是回家,一如作者的祖父,那样坦然,那样安然。

《在回家的路上》,款款文字看似散漫,甚至有因以旅行开篇而被当作“游记”误导的可能,却被作者不经意间引向生命、死亡如此厚重、深刻的主题。不由感喟,作者文本之功来自于生活之功,恬静淡泊而又善思善辨。

恬静淡泊而又善思善辨,作者于文本、于生活的特质在之后的“外三章”中得以进一步的深化和拓展。
新疆喀什,香妃墓,墓园所特有的清幽气息气场,让作者从“猝然站在死亡对面的惊恐和绝望”中,从生到死,以一个医生的理性、一个作者的感性,重又“释然而欣慰”。一墙之隔,一边是香妃豪华的高规格的皇家陵园,一边是平民质朴如泥的三尺墓穴,作为一个“游客”,你站在这里,目光游移间,心智也一定在游移——无论身份地位如何不同,生命的过程如何截然不同,人这种生物最终的回归,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死亡。“三尺之下,静静躺着的,该是一个喧嚣的、生动的,没有富贵贫贱,平等的世界。”站在隔墙上目光游移的作者,把一份对于生命殊途同归的淡然和清醒,表达得如初冬清洌的寒风,醒目而醒神。
无论是作者的描述,还是亲历南疆,穆斯林对待死亡的态度,相信都能够带动每一个人对于生命、对于死亡态度的暗自揣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三尺白绫裹尸,没有偶像,只有方向,不分贵贱,不分尊卑,宗教信仰让每一个鲜活的生命以自然态的安宁和安然,回归、回家。
“即便她(香妃)真的拥有了那顶最为辉煌的凤冠,成为母仪天下的女人,那又如何?没有魂牵梦绕的广袤草原,没有一顶牛粪茶香氤氲的毡房,没有一个完全属于她的男人,没有一只缠绕膝前的狗,她是幸福的吗?她的人生是精彩的吗?”也许是女人,也许还是因为性格,我被作者氤氲于幸福、幸福感的人文情怀,深深地触动。同时,从死亡到生命,从生命到人生,作者深邃凝重的目光穿越历史时空,掠过攘攘尘世,把对于生命、对于死亡、对于人生的考量,沉甸甸地放在我们心上。

这份考量,当作者站在“楼兰美女”面前时,是另一份扑面而来的尖利和撼动。
如果没有标志、没有铭记,恐怕没有人会知道,这具白骨是楼兰美女。如果没有考古学识,这具白骨会深深地埋葬在沙土深处,自生自灭。“玻璃幕内,一层薄薄的砂砾上,静卧着一具完整的人体骸骨,她的骨盆里有一些散碎的小骨片,是她未及出世的胎儿。”这个曾经绚丽的生命,经历了怎样的生命历程?“通往时间深处的隧道已经断绝,只留下一个永远无法消解的谜……”于是,作者思绪徜徉,眼前幻化出一个靓丽的身影,一段浓艳的爱情故事,来消融时间凝固一切的法力,来倾听一路唱来的“木卡姆”,曾经鲜活明快地唱着,今天、未来还将继续唱下去的生命之歌。“没有什么可以与时间抗衡,也没有什么能置身于时间之外,生命、爱和幸福……”作者由此及彼的辨析,让我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与作者共同感受“被时间风化的恐惑,审视生命的意义。”

在“无论生或是死,无以比拟的坚韧、绚丽、张扬、坦然”的千古胡杨面前,在“力量蕴含其内,没有一丝张扬,温情中透着冷酷,静美中暗藏喧嚣”的广袤沙漠中,相信每一个经历过南疆之旅的人,都会被胡杨沙漠傲然的生死姿态所震撼,都会禁不住地为蕴含于自然、延续于自身的生与死的对峙、融合、碰撞、协同而为之胸怀豁然开朗,重新审视和感悟自己从生到死、走在回家的路上所拥有的所有爱与感恩。
“蓬勃的生命,隐含着死亡,死亡因生命的蓬勃而更加绚丽。生命源于自然,死亡即是回归。”这不仅仅是作者在胡杨林、在沙漠中独有的心理体验,他想向每一个亲近自然、唯美生死的人,发出隆重的邀请,做出倾情推介:有机会来到新疆南疆,一起去倾听、去领悟生命之语,死亡之态,去深刻释读从生到死的生命过程如同“在回家的路上”的那种奇异感觉。

相信作者带有明显个人倾向,又不失公众认同的生命观、死亡态度,会以其积极向上、客观自然、感性与理性辉映的思辨魅力,打动每一位入心入境的读者。
《在回家的路上》,既有胡杨沙漠这样的自然景观,又有香妃墓、楼兰美女这样人文景点,它们与作者从父亲、从祖父身上获得的感知一同,深化为“要感恩于上天赐予我们以生命;珍惜生命、坦然面对死亡”这样探入灵魂的厚重主题。《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主章、三个外章,形散意凝,既独立成章,又相互补充,最终合力指证“生命是一次单程的旅行;是一次独自体验的过程,一如死亡是一种自我承担。”

共 27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写评论其实是一种阅读欣赏和思考的磨砺,能够保持阅读的姿态又能从自己的阅读中产生联想融入自己的思考又能付诸文字,有这样的热情锲而不舍的人不多,本文的作者做到了。从一篇题为《在回家的路上》的文章说开去,从中感悟出关于生命内涵和对待死亡的态度。阅读无疑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精神生活,是一种间接的学习过程,我相信当读完这篇文章的时候,你会对“蓬勃的生命,隐含着死亡,死亡因生命的蓬勃而更加绚丽。生命源于自然,死亡即是回归。”有一个深刻的认识,我想这不仅仅是阅读感情上的简单接受,而是我们对一篇文章的主题所承载蕴含的精神与思想的深刻感悟!推荐阅读!【编辑:觅雪嫦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11915】
1 楼 文友: 2012-01-19 19:18: 0 阅读这样的读后感和评析的文章,可以间接到不用读原著也能领略其内涵。 天津市作协会员,中国诗人学会会员,中石化作协会员,中国大众文学会员,天津石化作协会员;天津诗网刊副总编,发表给类文章四百余篇,出版诗集《雪语晴歌》《觅雪嫦晴诗歌精选》合集《十面倾城》
2 楼 文友: 2012-01-19 19:20:09 蓬勃的生命,隐含着死亡,死亡因生命的蓬勃而更加绚丽。生命源于自然,死亡即是回归。 深刻的感悟让读者共鸣! 天津市作协会员,中国诗人学会会员,中石化作协会员,中国大众文学会员,天津石化作协会员;天津诗网刊副总编,发表给类文章四百余篇,出版诗集《雪语晴歌》《觅雪嫦晴诗歌精选》合集《十面倾城》
 楼 文友: 2012-01-19 20:54:02 从原文到本文,雪晴点评,便得文本主题再次升华,使得药品文更享受一份阅读的欣喜、被人认同的安慰。
谢谢雪晴。握手问好。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4 楼 文友: 2012-01-19 22:18:40 评者编者都令烟感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烟替二位奉茶吧,以谢共鸣! 漠视三千
5 楼 文友: 2012-01-20 00:29:14 学习药姐的文,一直为编烟老师那文心怀忐忑,恐误了好文,今读药姐文,领会其精髓,受益颇多,不失为良好的引导,感谢!问候药姐,还望在今后多加指教! 作品见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小说选刊》《短篇小说》《青年教师》《椰城》《青少年与法》《深圳警察》《燕赵都市报》《北方作家》《做人与处世》《考试与招生》等全国各级报刊!
6 楼 文友: 2012-01-20 00:4 :11 烟之文一向随意中见深邃,药也恐不及其意,雪舞谦虚,让药忐忑,美文共赏,大家一起感在文中吧。
问好各位。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7 楼 文友: 2012-01-26 17: 9:50 回家。一个多少温暖的词汇。如果死亡是回家,那么所有的思念也该搁置灵魂中。灵魂所有行走的路途都是归宿。 紫陌千尘,一笑叹花
8 楼 文友: 2012-01-26 17:46:2 这个世界,是容不得人作出多种选择的。但是,没有人可以阻止存在的姿态。活着,是一种从容。就像一处荒芜的草地貌似废弃,但是只要时机允许,仍然可以种植碧绿的草坪或者繁荣的工厂,一切取决于当下的行动。所以,方始方终,方终方始,任何时刻都是新的起点,生命也是如此。 紫陌千尘,一笑叹花
9 楼 文友: 2012-01-26 17:47:17 药,新年愉快!念... 紫陌千尘,一笑叹花防城港癫痫病医院咋样
玉林鸡骨草胶囊的功效
仁爱医院邓楚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