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br中午出去给女儿汇钱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中午出去给女儿汇钱,因为懒于过马路到对面的银行,我就近钻进了大润发超市。超市的一楼就有各个银行的柜员机,我在那里完成了操作。
从超市出来往回走没几步,迎面遇见两个问路的女人,都大约四五十岁。她们说是外地人,想找一个购物的地方。我就告诉她们去大润发,说那里吃用穿戴什么都有,并回头用手指了位置给她们。
一个女人说,相对于单纯购物,她们更想逛一逛。还说,以前她们来过白城,记得有两个百货大楼,还有天桥和圈楼。
她们提到的那几个地方,是白城二十几年前最辉煌耀眼的去处,在很长一段时间它们是作为白城的标志存在着。可如今天桥早就拆了,其他几个地方虽然还在,但它们早已是落了势的明星,分明的时代感,已让它们和历史接轨。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作为公交车站点的代号和地理位置的指向,它们只剩下名字被人们强化在生活里。
她们打听得很详细,我有一种很坚定的感觉:她们始终没有放弃对那几个地方的热情。于是我告诉她们去步行街,因为除了圈楼在站前,那三个去处都在步行街里。
和那两个女人分开,我很费解一件事,二十多年了,白城肉眼可见的变化正是那几个去处之外的全部,那时市区还到处是平房,就连街道也破旧不堪,而她们作为见证历史的游客,又偏偏要去寻找那几个老地方。
下午,我歪在床上看手机,写手公众号转载了鲁迅先生的《故乡》。乍一见这行标题,我心就一热,感觉特别亲切,好似遇见旧友。几乎同时,闰土,银项圈,钢叉,杨二嫂,细脚伶仃的圆规------很多东西就在脑袋里突突地冒了出来。可能是出于对这些记忆的好奇,我直了直身子,迫不及待地点开链接。
不同的是,相对于少时作为课文学习的那种生记硬背,如今文章读起来更有一种进入角色的轻松,畅快地感受着先生的语言和心情,却是一种别样的感受。
闰土出来了!
是那么熟悉的段落:深蓝色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边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中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读到这一段,我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当我读到: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闰土也就来了。我已是那样地激动,竟然有泪水在眼眶打转。我理不清自己感动的缘由,就是有想哭的冲动,不明喜悲。
我放下手机,大脑就那样生生疼地转动着,总觉得心里有一团东西在那堵着,虽然没有理出头绪,但我能确定,这种纠结和文章本身无关,甚至于不是先生在文后感慨的希望与悲凉。
我又想起了中午问路的两个女人,想着想着,一条细细的缺口把心绪打开了。
那两个故地重游的女人,视现代化的市容街貌于不顾,偏偏要去找寻记忆里曾经的去处。而我再次阅读《故乡》时,让我流泪的地方不是少时理解不透彻的大部分,而是存在于记忆里的那些零星的段落和句子。原来,我们各自执着着的却是同一种情感。
而这种情感又和先生再见闰土时的心情是何等的相似:我接着便有很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贝壳,猹-------
我忽然觉得心里很敞快,是了,就是这,症结就在这里——印象。
生活中,总有一些痕迹片段,作为某些过往的代号或标签存在于记忆深处,这就是印象。
印象无所谓优劣,它只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深刻,也是人性情感上的一种偏执。


共 1 0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文是作者从不同方面,写出了他人和自己对某些事物的印象,从而展现了不同时代的不同状态。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7-04-18 21:20:25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妇科千金片治疗宫颈炎吗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快速瘦身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