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为了自我调节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摘要:为了自我调节,在我感到困倦时,转身又打开了随身携带来的《计算机原理和手册》,足足10084页的精装本,绝没有现在书本的冗言赘语,1984年的第一版,看到0+0=0、0+1=1、1+0=1时高高兴兴,可看到1+1=0时就大惊失色的自言自语道:明明等于二,它要等于0,真是神经病。似懂非懂地跟着想象着开关的原理,最后在一塌糊涂中学会了电脑启蒙的二进制,明白了它和十进制逢十进一一样,它是逢二进一的道理。 一九八五年的三月二十二日,风华正茂的我,刚刚从泰山学艺回归,在供电局上班不到三天,还来不及喘息,就被叫到局办公室,说什么年轻人要到基层锻炼锻炼,然后不容分说地被派往一所著名的大学的实验工厂基地,帮助策划、规划、扩建新厂的电气工作。
由于当时当地的土地政策,经过党、政等多方协商,一致通过,只能把这个来自大学的实验工厂的厂址,安排在紧靠县城的一个乱葬岗上。
隆隆的推土机声,不到一天的功夫,就把曾经隆起多年的的坟头、低凹的河塘,夷为平地。在校方的多次催促下,在短短的三个月,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建筑,一个崭新的现代化厂房拔地而起,屹立在那个小县城的东南角。
没有半年功夫,这块土地从曾经一片死寂,变为机器的喧哗处,嘈杂的机声,划破了昔日那无比的宁静,黑暗的夜晚不再无光,被灯火通明所取代。
由于当时还处于大锅饭的时代的最后阶段,一时间忙坏了那些县城高管和有关系的人家,不断地找熟人、托关系,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儿女送了进来。加上当时学校采用的是现代化的经营理念:集资办厂,使得乡下一些家庭宽裕的人家,不惜化血汗挣来的钱换得一个名额,更有一些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东凑西借地想方设法也集资一个名额给自己的儿女,共同认为这是大学办的厂,不亚于国家的事业单位。
多方的努力和尽心,很快,使得这个一边筹建、一边生产的校办厂成为拥有五千人的纺织大厂,如日中天地崛起在苏北那个本来贫瘠的土地上,产值、利润连连翻番地不断递增着,那真是:销售部熙熙攘攘、门庭若市,采购部车水马龙、应接不暇,生产部更是热火朝天、忙忙碌碌。
产、销二旺的生产形势,给这个企业带来巨额利润,也给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前途和希望,到1997年底,这个厂从投产时的一条流水线,滚雪球般地不断壮大,很快就扩展为四条流水线,显示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空前绝后的奇迹书写在那个小县城历史上。
正当全厂一片红红火火时,一片不知从何方飘来的乌云,神不知鬼不觉地降落下垂,渐渐地笼罩了干群那喜气洋洋的面孔。
不知从何日起,有一个传说在厂里无足自行,由无声无息渐染为沸沸扬扬地传开了,最后无论是党员、干部,还是工会、妇联、团委,都知道了这个不胫而走而又愈演愈烈的消息。
纸里包不住火,无奈之下,知情的车间管理人员,不得不按实上报了实际情况:说在染整分厂的大型烘干机旁,时常在夜深人静时,上夜班的工人经常会听到人的幽怨的哭声,人在机头哭声在机尾,人到机尾哭声在机头,当夜班的工人,胆大的经过多次寻找,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人应该得到的蛛丝马迹。害得很多女工不愿、不敢上夜班。
分厂厂长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安排加倍的人员上夜班,特别是阴雨天气,就是多人上班也没有用,那凄厉的哭声有时在飘在屋顶,有时又落在设备的中间。
身为生产副厂长、兼动力科长又是团委书记的我,本来就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有什么鬼神的说教,可众口铄金,一时间被搞得一头雾水,分辨不清、更是无语。
正在我无所应从、手足无措时,无独有偶地又发生了一件类似的、让我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而且这个事情又偏偏发生在我自己的身边,我的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一天早上,我匆匆忙忙的吃完早餐,连续几天的烟雨,淫雨霏霏地就是下个不停,我来不及在办公室喝几口茶,就按部就班地去到车间巡检,也是我的例行公事。
驾轻就熟的我,出于习惯,也是我本身的职责,首先来到了一向窗明几净的厂高配间的值班室,当时灯火通明,一眼就被我看到,在这个夜晚,发生了一件极不和谐的事情,那就是值班室的所有窗户台上和门口,都有焚烧过冥币的痕迹和灰烬,随着我开门的瞬间气息,张牙舞爪地到处乱飞,害得我左右躲避,避免一身洁白被染。
一贯腼腆而内向、文质又彬彬的我,恼羞成怒地冲着值班电工大骂、特骂了一番,并责令立即清扫洗刷现场,并要她们在全厂的职工会议上公开检讨,不然按理扣发当月奖金。其实在当时一般是无法扣的,原因是你扣除工人工资必须通过工会、劳资科,还要召开多次会议,多人表决,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开出什么扣款单的,也是明哲保身的最好办法。
年轻气壮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板下面孔,为安全起见,不得不重新安排了他们的班制。在宣读白班、中班名单时鸦雀无声,可当我念到夜班时,那二个女工在我没有半点准备的前提下,一改往日的淑女形象,当即痛哭流涕地对我说:“科长,不,厂长,不,副厂长,你给我听好了,你就是把我开除了,我也不会上夜班的!”
真让我啼笑皆非,“这可怎么办?”
开除,谈何容易!在那种纯粹生活在关系网里时代,一个是大学毕业后通过劳动局分配而来,听说是一个副局长小姨子;一个是专科毕业,是供电局安全科科长的表妹:我胆子再大,也不敢蓦然、断然地决定,一时间进退为难的我,只能脸红脖子粗的拍案而起,更为回避现状,宣布暂时休会。
午饭后,那位年长一点的夜班电工,静悄悄地来到我办公室,战战兢兢地对我说:“科长,不是我们不赞成、不支持你的工作,也不是存心和你作对,再说就是吓死我们也不敢得罪你,可原因是……我们不敢按照你要求去上……”
我看到她欲言又止、结结巴巴而又可怜兮兮的样子,急不可待地把胸脯一拍:“你有什么不好说的话,尽管和我说吧,有事我扛着!你别怕!”
她有点嗫嘘地压低声音对我说:“我们在高配间休息时,经常会有一种不明的东西,不知不觉地压到我们身上,让人喘不过气来,而且要经过好长时间的挣扎,才能爬起来……如果你不信,你自己也是电工出生,你去值几天班看看,假如是我说了瞎话,我自己辞职,绝不难为你!”
被分配上夜班的人拒绝上班,我自己又无能为力、奈何不了,更为了搞清事实真相,身为所谓领导的我,只好硬着头皮,铤而走险地去亲身体验一番。
阳春三月,迟到的春天,还是把苏北那个小县城唤醒了花香、诱惑出鸟语。暮色苍茫时我卷起薄薄的棉被,搬进了高配间的值班室,开始了我一生中第一次值班工作。
草草的洗漱后,我和衣而卧,倚靠着床头,打开厚厚的一本《电工学》,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文字之履,蹒跚在乏味的高等函数里,朦胧在深深浅浅的定义定律中,苍白的推理到现在我都感到苦涩。
为了自我调节,在我感到困倦时,转身又打开了随身携带来的《计算机原理和手册》,足足10084页的精装本,绝没有现在书本的冗言赘语,1984年的第一版,看到0+0=0、0+1=1、1+0=1时高高兴兴,可看到1+1=0时就大惊失色的自言自语道:明明等于二,它要等于0,真是神经病。似懂非懂地跟着想象着开关的原理,最后在一塌糊涂中学会了电脑启蒙的二进制,明白了它和十进制逢十进一一样,它是逢二进一的道理。
不知何时,我开心地进入了梦乡,梦里想着如此功能强大的计算机,其原理为什么竟然是中国周易中的原理,深深佩服着我们的祖先商智。渐入佳境的梦,走到何时何处,不得而知……
只依稀记得隐隐约约中,我感到身上有压力,而且越来越重,最后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此时此刻,不再朦胧的心里极其清晰,求生的本能苦苦挣扎,几番努力,好不容易才翻过身来。就在我能够抬起头的瞬间,被我意识尚清晰的我,一眼瞄见一只类似猫一样的黑色动物,一跃而过逃出窗户,速度之快,让人难以觉察。
几经挣扎起来后我,稍一定神,就看了看手腕上的中山表,指针是凌晨二点四十二分。
这个时间,恐怕连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都记不得的我,恐怕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胆战心惊的我,彻彻底底地失去了唯物主义者的风度,随手将洞开的窗户关上,说不怕那肯定是骗人的,我只觉得浑身的每一根汗毛都竖起了,宛如一根根细细的针在扎进我的皮肤。
我亲眼看到,这个配电室的高配间的根基,是建筑在六座特别高大的坟头上,当时当墙体建到顶部时,一场滂沱的雷雨后,突然西北角被压出了一个大坑,惊奇的我大步流星的到近前看时,发现一口黑漆棺材压垮了,为了赶工期,我不得不叫来当场的瓦工头头,用混凝土迅速封闭掉。
夜深人静的现在,想起了这一幕,年仅二十岁的我不禁要毛骨悚然,如坐针毡,彻彻底底开始了反悔起来,越想越胆寒、越想越害怕,最后再也不敢相想,索然放弃岗位,到车间去佯装巡检去了。
说句真话,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传说有时也是真话。而且这种传说,居然还要发生在我一个共青团委书记的身上,不折不扣地展示了一下 ,没齿难忘!
第二天,我悄悄地找到劳资科长和工会主席,说明经过和缘来,申请并安排夜班由原来的二人为四人,兼做电气清洁和夜间巡检工作,在那片土地上出现了时空倒置的工作安排。
可笑的是,正因为这种无赖的安排,居然创造连续三年全市评比第一的良好成绩。可这让我哭笑不得的成绩面前,既使工人成为了市级劳模、县级劳模、镇级劳模,又把工作搞得红红火火、和和睦睦。
这些怪异的事情,在这个厂里并没有结束。
随着季节的变换,春花烂漫的花飞花落,不敢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季节的步伐很快走进雷声滚滚、树绿氤氲的炎炎盛夏。连续的阴雨的季节,使本来时时不能中断的给湿系统不得不关闭,高高的水位使得一个个甲鱼居然也跑到了车间的下水道口边喘息。
一天朝上,刚刚上班,实验室的小朱:一副高度近视的眼睛架在高高的鼻梁上,高大魁梧的身材,从他长相只要一看、不用说话,就知道他是山东人。急匆匆地跑来,还未等我坐定,就一脸无奈地对我央求道:科长,你能安排一下,在我的宿舍里安装一个插座吗?我想晚上在宿舍里搞一些试验!
未等他把话说完,我就不赖烦地打断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学生说:“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对不起,厂里有规定,我不能帮你,请你原谅!”
当他再次解释时,我只好含糊地说:“好吧,你这事我会考虑的,我也会如实上报的,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他要求的事,其实我并没有去多想,他一段时间里也没有再来找我,所以一直就那么僵着。
一场雷雨,没有休止地把夜荡涤成雨的歌声,道道电闪不断地撕破着夜的黑伞,把雨的舞魂展示在空明中。把清爽送给了梦乡和鼾声,夏日那难得的凉爽,让我差点误了上班时间。
当我赶到厂里时,已经是八点零二分了。刚进生产区,交接班的几千口人没有了规则,都聚集在车间的外的道路上,一个个三五成群地交头接耳,上班的不进车间,下班的没有回家,凭直觉,厂里昨天夜里肯定发生了一件大事。
身为团委书记的我,责无旁贷地要去把事件的根由搞清楚。可当我走上前去时,平时见到我就想搭讪的几个厂花,此时此刻也缄口不语,有的佯装没有看见我掉头它向,有的急急慌慌走进人群……
最后,还是我放下面孔、主动地叫住几个我叫上名字的女工,在我几番追问下,才有一个压低声音说:“具体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只听说昨天夜里,全厂二千多口工人都在上班,灯火通明下机声隆隆,可就在验布室和车间办公室中间的化验室,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事情,我们只听说,化验员小琴不知缘故地被吓倒了,不省人事地被送进了人民医院。”
为了证明她们的说法,我找到了当时值夜班的一个分厂厂长,她说具体也不清楚,只知道,昨天夜班时,二十二岁化验员小琴,在化验室做试验时,突然一声惨叫,待闻声而出的我和验布间几个工人,赶到现场时,她已经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了。后来值班的总长副厂长和派出所的人,迅速地将她送进了医院,余下我就不知道了。”
正在我想再打听时,厂部的大广播播放了通知:“请党支部委员、团委委员、工会委员迅速到会议室开会,同时请下班的职工回家,上班的职工走上自己的岗位。”
会议很短,短到只有五分钟,短到只有三句话,就是老书记面带汗水地说:“请工会主席和团委书记和我一道前往医院看望小琴,其余的干部马上进车间做好职工思想工作,散会!”
当我们三人赶到医院时,看到小琴昏昏沉沉、一脸苍白地躺着病床上,一声不语,只能面面相觑地对视着……
直到第三天的傍晚,小琴才苏醒过来,面带恐惧的她,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当时的经过:“昨天夜里(其实不是,已经是三天前的晚上。),我值夜班,按例要为车间打小样(染色工艺),当时只有 2平米的化验室上方装着48套日光灯,可以说就是一根断针落地也都清晰可见。”
“正在我细心打样时,忽然感觉身后有淅淅飒飒的声音,我心里怀疑是不是我忘记随手关门了,于是我掉头瞥了一眼,发现门关得好好的。于是我继续做我的实验,可总感到身后有异样的气息存在,我又自然而言地转过身,想看个究竟,可……可……”

共 1059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处新建的新厂,晚上接二连三地发生怪异现象,上夜班的工人经常听到有人的哭声,害的女工不愿意上夜班,无奈之下,身为干部的作者,年轻气盛根本不相信人们的谣传,亲身体验了上夜班感受,也遇到了一只类似猫一样的黑色动物,重重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作者没有想到,毛骨悚然的传说,竟然是真的。而作为一个干部,为了工作,仍然强壮着胆,并把上夜班的女工安排成两个人,但女工仍心有余悸地向作者描述了晚上发生的怪异现象,工人都拒绝上夜班,无奈作者又一次体验了上夜班遇到的怪异现象,工作才有进展,以后又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女工被吓到住进医院的事情,为了安稳人心,作者用各种手段鼓励工人上夜班,还厂里请来了警察协助调查,仍未结果。这个让人不解的谜团,终究成了一个悬案。小说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线索,向读者描述了发生在自己工作中的怪异现象,但到底是真的有灵狐的灵魂在现?还是别的原因?作者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悬念,看来也许是生长在那个土地上的冤魂,不愿意让自己的地盘被他人无辜掠夺,冤死的冤魂在向活着的让人们招怨喊屈,鸣不平!“表面上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实际上也是人之常情。”作者通过这一现象,又向人们提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盲目开发掠夺农民的土地,是要遭报应的!这篇小说,情节上千折百回,引人入胜,悬念始终象谜一样牵扯着读者的注意力,无法想象的片断,冲击着读者的灵魂,也鞭挞了黑暗的社会现象,小说很见功底,尤其是结尾处,给读者留作想象的空间很大。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1618】
1 楼 文友: 2012-12-16 10:07:16 问候雨春,写作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2-16 10:17:15 谢谢刘编的精心编辑,并致冬安!
2 楼 文友: 2012-12-16 10:08:51 第一次欣赏雨春的小说,见识了雨春深厚的生活、文字功底,学习了!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 2012-12-16 10:24:19 那些怪异现象确实是我的亲自经历,但一直不敢诉之于笔,怕出现当年《王府怪影》现象,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楼 文友: 2012-12-16 10:10:59 期待着雨春更多的小说问世,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佳品不断,创作丰收!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  楼 文友: 2012-12-16 10:58:02 谢谢祝福和期望,也祝你精品不断精彩纷呈!
4 楼 文友: 2012-12-16 14:05:58 老师辛苦了!提前祝福老师圣诞快乐!
回复4 楼 文友: 2012-12-16 15: 8:15 谢谢你的阅读和祝福,也祝你工作顺利,身心愉快!
5 楼 文友: 2012-12-16 15:40:27 狐狸是有灵性的动物,我看过一本关于修炼的书,说为什么有蛇和狐狸有修炼成仙的传说,原来是狐狸和蛇身体比较长,尾巴和头能连接起来形成个圆形,那就是一个周天。得了灵气就可以修炼成仙。这其实不是迷信,现实中有很多现象科学解释不了就说成是迷信。人们常说,冤魂不散,就是说死了的人有魂魄可以去人间显神威。我们人间常常有鬼魂附体就是这么一回事。小说扑朔迷离,亦真亦幻。那么生意兴隆的工厂短短的几个月就倒闭,确实有着神奇的传说。别看开发商又来侵占农民的地盘,说不定以后还有什么事情发生。现在的人们要侵占土地都要先看风水算卦,特别是坟地更是小心谨慎。政府要搞建设修公路都要通知死者亲属移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这篇小说无论从创新立意还是遣词造句都属上乘。看似没有华丽辞藻,漫不经心娓娓道来,实则精心打造,有着很厚的文学功底,氤氲着纯文学的真谛和韵致。有着出神入化的神奇效果,给读者留下很大遐想空间,也给人们非法占用农民土地,敲响了警钟。欣赏学习,问好作者!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回复5 楼 文友: 2012-12-17 07:49:47 精彩的留墨点评,让我倍感欣悦,谢谢你的品读!
回复5 楼 文友: 2012-12-17 07:50:10 精彩的留墨点评,让我倍感欣悦,谢谢你的品读!
6 楼 文友: 2012-12-16 2 :2 :08 拜读雨春编辑的小说,欣赏这厚重的文学功底。小说跌宕起伏,情结层层紧扣,给人以急于想追根到底的感觉。
问候雨春编辑,写作辛苦了!
回复6 楼 文友: 2012-12-17 07:55:1 谢谢欣赏,谢谢阅读,谢谢问候,也祝你创作愉快,精彩不断!
7 楼 文友: 2012-12-17 11:08:22 欣赏如此引人入胜的传奇小说,最后的悬念更是令读者产生了诸多遐想,一篇力作,学习并致敬!
恭喜雨春兄美文成精,心约因您而精彩,顺祝一切安好,佳作不断!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7 楼 文友: 2012-12-17 11:42:49 草根老弟,你过奖了,我一真是写散文的人,乍写小说还真不习惯!谢谢你的阅览和留评,也祝你佳作不断,创作愉快!
8 楼 文友: 2012-12-25 14:01:28 小说是生活的缩影,把经历的往事,写的惊心动魄,扣人心弦,文采斐然!文章很有深意,人为的破坏土地,会给人类带来的不可预知的灾难。尤其是题目,简洁,别致,耐人寻味!祝福快乐!
回复8 楼 文友: 2012-12-26 10:16:57 谢谢天凉的阅览留评,更欣赏你的文笔,顺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江苏十佳牛皮癣医院
安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好